移民留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移民留学

p广州男子疑似精神病发作追砍警察被击毙p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广州男子疑似精神病发作追砍警察被击毙

  男子持刀追砍警察,警察开枪示警。

  警车的车窗玻璃被砍。

  击毙街头砍人男子的明Sir回想惊险一刻

  4月16日早上,疑似精神病发作的男子陈某在广州市黄埔区电厂东路持刀追砍行人,前后将一男一女两名群众砍伤在地。社区警察明sir手持铁棍想将陈某的刀打掉,谁知被打中后,陈某反而发狂般地举刀追砍警察。明sir连鸣四枪示警,陈某却完全置之不理,最后明sir果断开枪击中陈某右腿,终将其制服。昨日,明sir向讲述了整个惊险经过。后脑勺被砍断直径4厘米头骨的行人刘远英虽然脱离生命危险,巨额医疗费用却让她和家人一筹莫展。

  现场:

  男子发狂接连砍两路人

  满身是血又向警察挥刀

  4月16日上午,黄埔区公安分局庙头社区警察明sir正带领辅警例行查车,随身携带的社区报警突然响起,那头传来群众惊慌的声音:电厂东路有人拿着刀乱砍人!接报后,明sir赶忙同辅警驾车赶去。

  明sir赶到现场,路面上没几个人,就看到一个女的躺在路边,全身是血,也不知道是否是已经死了。听到警车鸣笛而到,附近庙头村的村民渐渐围了过来。

  这时,持刀砍人的男子陈某突然又举刀向一名经过的男子追去,那男子慌慌张张地往边上小巷躲去。明sir见状,赶忙拿起警用铁棍和辅警两人跟着追了上去。 站住,放下刀,放下刀! ,陈某听到明sir的警告声后,停下脚步,不再继续往前追去。明sir回忆说,小巷边上就是一个停车场,要是陈某躲进停车场就麻烦了。

  明sir1991年从警,至今已有22个年头, 以前也有遇到持刀砍人、斗殴的,但警察叫他放下刀,肯定就放下了 ,他说。哪想到,陈某停下来后,却并没放下刀,而是转身拿着刀慢慢向明sir2人走去。 他脸上身上全是血,就两个眼睛还看得清楚,目露凶光 。回想起陈某当时的样子,明sir仍然心有余悸。

  见陈某完全不听从正告,明sir待他走到离自己不到两米的距离时,冷静地挥起铁棍,正中陈某拿刀那只手上。谁知陈某像没事一样,既不喊疼,也不扔刀, 他人又高,手又长,顺着铁棍就挥刀过来砍我 ,明sir说。无奈之下,明Sir和辅警只能转身跑开。

  听到枪响更兴奋

  追砍警察被击毙

  这个时候,陈某突然挥刀跳起,嘴里大喊 砍死你 ,发狂般地往辅警追去,辅警不得已往庙头村的闸口避去。 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要是他冲过去,或冲进村庄里,那就不得了了。 千钧一发之际,明Sir一边大声让围观大众让开,一边摸出手枪朝天鸣枪示警。

  他一听枪响,更加兴奋,丢下辅警往我冲了过来 ,心里虽然紧张,但明sir冷静地往人少处跑去,把狂性大发的陈某引了过去。明sir绕着警车同陈某周旋,继续往天上打了两枪示警,陈某完全没听见一样,用刀往警车上砍去,一步步向明sir逼近。

  情况危急,明sir往陈某身旁地上开了一枪,希望将他吓退,陈某反而上得更快,和骑车男子隔得愈来愈近, 砰 ,第五枪响起,陈某大腿中枪, 他像不知道痛一样还继续往警车引擎盖上狠狠地砍了两刀,才渐渐坐了下去 ,明sir说。

  明sir、辅警还有村里的治安员们见状一起冲了上去,终究将陈某手中的刀夺了下来。陈某也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伤者:

  后脑直径4厘米

  头骨被砍断

  昨日下午来到省电力一局医院,被砍伤的两名行人之一的刘远英还在打着点滴,身上多处缠着纱布,眼睛尚无力睁开。守在病房的小刘说,刘远英是他的三姐, 三姐左脸颊被砍了一道10多厘米长的伤口,1张嘴就很疼,基本很难讲话 。

  据小刘介绍,刘远英当时看到持刀男子(陈某)拿着刀砍伤了1名路人,往她冲过来,非常害怕,急忙往屋里跑去,不料房门被晾衣服的架子卡住关不上,很快被陈某钻进房间,发疯一样,对着刘远英连砍了十几刀, 她左手掌被砍裂开,骨头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后脑勺一块直径约4厘米的头骨被砍断,致使颅骨开放,脸上也被砍了一道10多厘米长的伤口,使得脸部腮腺损伤、面部神经损伤。 危急时刻,刘远英丈夫的一个朋友正好途经,见状赶忙拿着棍子把陈某赶跑。

  同被砍伤的庙头村村民岑先生脖子上缠着大片纱布,他告知,自己脖子上的伤口有20多厘米。 当时走在路上,突然被人从后面砍了一刀,根本搞不清怎么回事。 本能反应下,岑先生捂住伤口死命跑开,他一个朋友看到后冲上来把他扶住,并打了120。

  巨额医疗费

  伤者难以承担

  刘远英的主治医生称其情况比较严重, 手术进行了9个小时,输了3000多毫升血 ,虽然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今后手部活动估计会有困难,岑先生脖颈处的伤口虽未损伤到大血管,但今后颈部活动可能也会遭到影响。

  小刘表示,三姐没有工作,主要在家照顾两个小孩,姐夫也是靠打散工为生,现在家里已经欠了医院近三万块治疗费, 后续费用估计需要十来万元,但家里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 岑先生也称,事发后黄埔区政府打给医院说要 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 ,但对医疗费的问题却没有具体表态,犯罪嫌疑人陈某的家属至今仍未露面。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温州治疗妇科方法
藤黄健骨丸治疗肩周炎
患勃起功能障碍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