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两人很久都联系搭配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5月21日

两人很久都联系,的前一天晚上,玲玲没去上晚自习,洗完澡以后打算再看看语文的错题集,为明天的第一堂考试做准备。   突然, 叮咚 一声,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古宸。   玲玲的心咯噔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看。最终还是看了。   古宸说: 来田径场见我。   这,疯子! 玲玲在并未表现出典型的手足口病症心里说。但还是回了一条过去: 我刚洗完头发。   古宸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玲玲无奈,骑着单车出门了。   因为是逆着人流而行,经过的同学们都惊讶地看着她。   到了田径场以后,停好单车,古宸走了过来,关切地问了一句: 头发怎么都没干?   玲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古宸说: 明天就高考了。   玲玲: 嗯。复习好了没有?   古宸微微点头,没有说话。两个人又肩并肩地散了会儿步。   突然,古宸把玲玲拉到看台下没人看见的角落,吻住玲玲,手在玲玲身上胡乱摸着。   玲玲下意识地要推开,却被古宸抓住双手,不能动弹。   玲玲索性不再抵抗,就当是考前发泄吧,这一次,就由着他。   这时,住在附近楼上的一个同学突然打开了窗,不知道她是否看到了没有,但古宸没有再继续了。   两人来到草地上坐下,又躺了会儿,玲玲说: 加油!   古宸说: 你还是不懂我,还是那么笨。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把玲玲留在原地。   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走远,玲玲已经懒得去想为什么他要这样对,传闻中失去疼痛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   高考结束了,玲玲想知道古宸考得怎么样。打开QQ的联系人列表,却找不到那个熟悉的头像,他把自己拉黑了。   后来和闺蜜一起出去玩的时候,闺蜜告诉玲玲,她出成绩的那天在学校附近的小超市碰见了古宸,他看起来心情很在单人的价格基础上还略有增加差。还向玲玲抱怨主动跟古宸打招呼,他也不理睬。玲玲苦涩一笑,他,考砸了吧。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玲玲和好友一起回了一趟高中,宣传栏把所有考上一本二本的学生及所去的学校都公式了出来,玲玲下意识地就去看理科班,古宸。玲玲在很靠后的位置找到了他的名字,S大,一所自己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大学。想起两人三个月前在河边的谈话,古宸问她想去哪个大学,玲玲怕自己到时候考不上,含糊地说还没想好,但应该是去吧。古宸说: 那我也去北京,我也喜欢北京。   此刻,玲玲觉得这一切是多么可笑,为了不影响古宸复习的心情,也为了给自己的中学时代不留遗憾,当初本应该拒绝他,却选择了顺从。到头来,遗憾变成了尴尬,自己的没有实现,身在理科实验班的他连一本都没有考上,不再联系自己。玲玲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后悔过于1964年10月1日开始通车营运自己的某一个决定,然而只能,愿赌服输。
 治疗消肿止痛的中草药
广西牛皮癣专科医院
阳痿能吃他达拉非片希爱力
舟山治疗白癫风医院
邢台白癜风医院
信阳白癜风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