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修真战神 第六章 秒杀风决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修真战神 第六章 秒杀风决

在这个世界,流通的货币是金币。

那个奇怪的地方也并不奇怪,只不过就是能传出“下注下注,买定离手”的地方,一个赌博摊位。

一个有些古老的柜子,几个白色的粗碗,几个普通的xiǎo石头,一个彪型的大汉,简简单单就组合成了一个赌场。

柜子外面边缘的左右两边分别是单双两个字,而柜子内侧则是那个彪型大汉,规则是买一赔一,玩法是相当的简单,很合风雪的胃口。

来来往往把金币输光了的人比比皆是,而这一切也尽收风雪眼底。作为一个现代人怎么会不知道这种把戏,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彪型大汉是怎样的骗术。

又一轮开始了,彪型大汉抓了一把xiǎo石头放在了碗底,当然在场的人除了彪型大汉知道多少颗以外没有人知道。随即彪型大汉还是摇晃手中的粗碗,嘴里不停的吆喝着“下注下注,买定离手。”

有一个青年压了一千金币在单的台面。而这时候很多人都压在了双上,双的台面下的注是三千多金币。风雪忍不住在单的台面上压了五百金币,心里想着自己是稳赢啦。

已经着急的赌徒还是不耐烦的説着“开啊,快开啊。”彪型大汉揭开了碗。压单的人自然是兴高采烈,“太好了又赢了,我就知道是单嘛。”

压双的人都是唏嘘不已,“哎,又输了。”“怎么每次都输啊。”

风雪早已经看懂了,又连赢了几把,“哎,赢到手软啦。”那些输了的人不由的白了风雪一眼。

风雪倒是不怎么理会。因为他并不是为了赢钱而来,只是感受感受别人输了自己赢了的快感。不由的感叹这些人还真是笨。

其实输赢只是彪型大汉在操控,单双还不是他来操控的。单的时候在翻碗时xiǎo指处有一颗xiǎo石头会放进去,双的时候是一样的道理。

这个道理风雪自然深深明白,十赌九骗,收住了手。不想冷落了旁边的xiǎo翠儿,又牵起xiǎo翠儿的手离开了。

当风雪走后,这彪型大汉才显露了出来“死xiǎo子,居然不上钩。”仿佛在进行一个偌大的阴谋。

彪型大汉乃是刘家安排的卧底,刘家一直觊觎风家在温柔城排名第一的位置,无时无刻不想扳倒41风家。

一对璧人并排着走在街上,难免不会有人认为是情侣。何况两人一人拿着一串糖葫芦,俨然就是刚刚离开赌摊的风雪和xiǎo翠儿。

太多的少女向xiǎo翠儿投来艳羡的目光,顿感浑身不太自在。

“风少竟看上这样的一个庸脂俗粉,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风少可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这是哪儿来的灰姑娘。”

“放开那个男孩,是我的。”

嘀嘀咕咕的声音是不绝于耳,风雪终于感受到作为xiǎo鲜肉的感觉啦,介于xiǎo翠儿的尴尬,自然是看在眼里。拉着xiǎo翠儿的手朝着风府的方向走去。

“孤男寡女的,去哪儿私会来,找你找了半天没有找着,难道是害怕了不成。

在战技阁那天你的气势哪儿去了”一副令人讨厌的嘴脸滔滔不绝的説着,还天真的以为是风雪怕了他。

“皮子痒痒了,最近正没有人练手呢,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一场无法避免的战斗也没有想过拒绝,通常高傲的人风雪才会把对方当做对手,还要激怒到极致。

风府到处都有空旷偌大的场地,而当下这一票人站立的地方也是其中一处。右边则是风决和他的一众党羽,左边却只有风雪和xiǎo翠儿。

而上方有一群无聊的弟子在那儿等着看戏,赫然在列的有被风雪虐过的风田。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白了风雪一眼,尽是期待着看着仇人被虐的景象。

“少爷,你xiǎo心diǎn。”xiǎo翠儿机械的关心到。

“没事儿,像这种xiǎo角色,我没有放在心上”只想将风决的心里防线崩溃,战斗经验不多,把握也不是很大。子弹已经上膛,硬着头皮也要闯一闯。

“别硬撑啦”説完风决就一记伏虎拳中的掏耳朵就扫了过来。本来以为风雪会触不及防,没有想到的是几秒钟以后想法就破灭了。

没有把握的战斗,早已经运好了行云步法。一个跳跃就躲过了一记掏耳朵,正在空中的时候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凡是关于战斗,风雪都不会拖延下去,从来都是速战速决。

对手用的是自己拿手战技伏虎拳,而自己已经决定用七路旋风腿。

一招横扫千军直接迎了上去,整个人蹲下用脚向风决的腿扫了过去。风决见势不妙,赶紧一个跳跃躲过了风决这一横扫千军。正当洋洋得意之时,风雪绝不给以喘息的机会。

随即使出跳动已久的千军坠,和行云步法结合在一起,直接飞上了风决的头dǐng,泰山压dǐng一般压了下去。

风决见势,没有躲闪,只想硬接风雪的千斤坠。八成战之力很快的遍布全身好保全自己,亮着风雪的八成战之力和自己一样也只有八百斤,无疑是大错特错啦。

风雪也是运足了八成战之力,足足有九百斤左右,当然这一切没有人知道。

只见挨着不远的地板连连破裂,xiǎo石屑四处横飞。风决深感不妙,但是为时已晚,只好接受着残酷的惩罚。

“咔嚓咔嚓”的声音从风决的关节处传了出来,痛苦的呻吟也从嘴里传了出来,所有在场听见声音的人都感觉到后背心袭来一股嗖嗖的凉意。

所有人都知道风决这辈子可能都要在床榻上度过啦,“我的腿,我的腿,风雪你好狠的心,我大哥是不会放过你的。”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风决毫不甘心。

“这xiǎo子终于受到惩罚了,以前欺负我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的下场吧”一位在场弟子自言自语道,仿佛从来没有过这样全所未有的痛快,心里挺感谢风雪的。

“风决的腿残废了,以后再也找不到我的麻烦啦,畅快畅快”马屁精提心吊胆的心终于是放的安安稳稳啦,但这一切还得归功于风雪,庆幸自己押对了镖。

“风雪不收拾他,我迟早有一天也会收拾他”一个身材弱xiǎo的弟子也是很看不惯风决,只不过是七成战之力也敢夸下海口,反正只是説説而已。

“风雪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就连风决都这样被风雪秒杀,那我还有出头之日吗,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风田看到这一幕也是不由的叹息,本来想看看风雪怎么死,却恰恰不如人意,深怕风雪看见自己,悄无声息的从旁边的走廊溜了出去。

其实风田的举动又怎么不会在风雪的掌握之中呢,只不过他不是那种战斗狂魔。无谓的战斗他是没有兴趣的,如果有人挑衅自然也是不会拒绝。

“你的傲慢与偏见才导致了你今天的结局,回去好好反省吧”摆了摆手,示意风决的党羽把他给抬回去。今天的事势必会激起大长老的怒火。

想了想自己也是族长的儿子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就凭今天秒杀风决这场战斗,风雪也可以算是风家一号人物啦。”一个风家弟子向旁边的弟子説道。

“为什么呢,也不是很强呢。”有人忍不住反问道。

“我説的是修炼天赋,三个月修到八成够厉害,论实力还差得很远呢,风决的大哥早就进入了九成战之力,现在正在潜心修行准备一举突破战徒大关。”还是那个风家子弟,显然这xiǎo子是个人情报员吗,这也知道。

“刚看了一场龙争虎斗,接下来好戏又要上演啦,不知道是什么惊艳之战。”一个白衣少年满是期待的神情,自言自语的嘀嘀咕咕。

“多谢风少为我解决了麻烦”单膝跪地的马屁精自然要出来恭维一下。

“我打败风决又不是为了你,难道我和你有一腿啊。”风雪对着此人始终没什么好感,有diǎn暧昧的説道。

“没,你还真是英伟不凡,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知道此路不同攻彼路,总可以到达罗马吧。马屁精脑袋还真是转的快。

“没有兴趣和你胡扯,还不给我消失。”表面是这样説,谁又不想听赞美的话呢,心里却嘀咕着香蕉你个吧啦。

这厮倒是颇为识趣,风雪话説完没有多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管在场的各位怎么议论,风雪都不想理会。搜索了一下记忆,关于风决大哥的信息全都一目了然。风战,九成战之力,有仇必报,目前风家平辈儿佼佼者。

是个棘手的人物嘛,看来我也不敢懈怠。随即牵着xiǎo翠儿的手出现在了自己房间的院子里。

“接下来我要长期修行,你没有什么大事不要打扰我。”正正紧紧的对xiǎo翠儿説着。

xiǎo翠儿也挺乖巧懂事儿,慢慢的退了出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一个大殿之中,一个高大的背影,一个满脸愤怒的老者,仿佛在争锋相对。

妇科千金片效果怎么样
跌打损伤多吃什么食物
重庆男科医院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