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宁小闲御神录 第70章 灵药驱毒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宁小闲御神录 第70章 灵药驱毒

宁小闲在旁边看着,点了点头。邓浩果然是个经验丰富的领队,居然能想到用洗胃的办法来帮何小九排毒,这比单纯地喂他药丸要提效得多。

待何小九吐净,邓浩又喂了他一粒地骨丹。这药的品级还在前一颗百解灵丸之上,效果自然也更好些。邓浩对手下人可当真不错,若要何小九自掏腰包来买这两颗药丸,只怕两个月的薪酬就去了一小半。

可惜喂下去半晌之后,何小九仍然昏迷,没有醒转的迹象,一身的水肿也未消去。过了一会儿,何小九喉间突然咯咯作响,眼皮也动个不停,看来又有并发症出现了。

这毒,怎的如此厉害?邓浩皱着眉,一时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

好古怪,这两种药丸不应该无效啊。宁小闲忍着酸臭气味往前走了两步,低头看到何小九的呕物,心下顿时一惊。

这小子,偷吃的何止是熊肉?他还顺手割走了一大块肝脏!妖熊的皮很硬很厚,不过剥掉之后肉却很柔软,毕竟哪个妖怪也没本事把五脏六腑练得像铁桶一样。何小九是个吃货,知道肝脏处理得好,味道其实最鲜美,于是忍不住顺手切了一块。

宁小闲却是清楚,肝脏是生物排毒的器官,但若中了毒,这儿就是首当其中。妖熊中毒已久,又和商队大战了许久,血液带着毒素流遍全身,它的肝脏自然超负荷工作。可以说,除了右腿之外,就数它的肝脏中毒最深了。

何小九将熊肉熊肝都放在溪水里浣洗,原本这样做也没错,能将肉质中的毒素尽量排出,但肝脏里的毒可没这么容易就被洗掉。所以他还是不幸中招了。也幸好他是从口中吃进去的这毒,若是身上有伤口遇到,那不消几刻钟就毙命了,也不用等大家来烦恼。

然而这毒的毒性却很猛烈,还带有惊痹的副作用,一般的解毒丸竟然拿它没有办法。

她正思忖间,长天说话了:“你制的药可以救他一命,还不快去?”

宁小闲心中其实早已跃跃欲试,苦在没有几分把握,可是长天既说能救得,那就肯定能救得。于是她踏前一步道:“邓大哥,可否让我一试?”

邓浩心中正在烦恼,倒不是因为大庭广众下救人失手没了面子,而是怕何小九的毒伤再度恶化。此刻听她毛遂自荐,心中略微犹豫了一下,就道:“好。”此时束手无策,若她有什么办法也不妨拿出来一用。

就见眼前这个姑娘拿出两个药瓶子,倒出来的药面熟得很,却是最基础的丹药“解惊丸”和“渠黄散”。

旁边就有和何小九交好的汉子忍不住了:“宁姑娘,就你这药能管用么?邓老大使的两种好药都不起效果。”吃了无效不是问题,问题是耽误了救治,他这朋友就得去黄泉报到了。

宁小闲不理他,只望向邓浩道:“管不管用,一试便知。”

邓浩却是知道这丫头身上很是有些神秘。从上次出售灵玉到现在,她跟队都十分老实本份。回想起第一次交谈时她的机灵劲儿,他甚至觉得这一路上小姑娘低调得有些过了头。

于是他点了点头,伸手分开了何小九的嘴巴,帮着她把药塞了进去。

随后大家便静静地等着,然而又等上了一刻钟,何小九的脸色仍然没有好转。于是大家也知道她的药依然是无效的。

宁小闲皱着眉,心中波澜四起。

她对自己炼出的药自然是有信心,并且对长天的判断无比信任,可是何小九的毒偏偏就真的没有解开。这却是怎么回事呢?

长天似乎也在凝神思索,两人一时之间都沉默下来。

那与何小九交好的几个汉子叹了口气,转头央求邓浩道:“邓大哥,再喂他一点灵药吧。好歹让他的毒缓一缓,大伙儿再想办法。”其中一人探了探何小九的脉搏,惊道:“他身上都僵硬了!”

邓浩“嗯”了一声,正打算再解囊,宁小闲听闻“僵硬”两字,脑中却有灵光一闪而过!

是了,必然是这个原因!

“等一下。”她开声道,“不是我这药丸没效果,邓大哥,你帮我检查一下他的舌根。”

旁边就有人道:“宁姑娘,你的药已经喂过了,小九没有起色。现在还请邓大哥帮他续一续命吧。”言下之意是你赶紧一边儿自己玩去,别耽误人家救人,只是说得很婉转。

这种亏,她却是不肯吃的。此刻她已胸有成竹,蓦然回头转向那人,笑吟吟道:“常陵,若我九十息内救活了他,你却要如何?”三分钟时间已经足够让药物见效了。

她这一路上尽量低调,只不过为了掩盖神魔狱的秘密,却不是她本性如此。现在居然有人质疑她的丹药,质疑长天的判断,这却是她不能容忍的。

她就是个炼丹师罢了,恕她没有医者的父母心,也别怪她喜欢与人斤斤计较!

常陵面上一板,不理边上有人拉他袖角,直道:“你若能救活他,我便把明年一整年的薪饷都给你!”为何不说去年、今年的薪饷呢?他从事的是高危行业,一年的薪饷倒也也不少,可是这种时常刀口上舐血的人,今朝有钱必然今朝就花干净了。

他在商队中已经混迹多年,何小九去年走商时救过他一命。人生有四种关系最铁,就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他俩扛枪、分赃、喝酒都一起干过,除了没有同过窗之外,最后那一项有没有一起做过也不晓得,关系自然要好。他见何小九快要丧命,心中焦急得很。

其实此时人群里有一个人也在瞪大了眼睛观察情势,此人就是曾经输了十两银子的老郑了。他一见常陵与宁小闲打赌,心中就是一跳。他知道这姑娘很少做没把握的事,既然她敢赌,多半就有办法救醒何小九。不过他可没打算提醒常陵,输得连**都要输掉的那种火烧火燎的滋味,凭啥只有自己一个人尝啊?

“好,一言为定。”救人如救火,她也不再耽误:

“邓大哥,小九的喉肌已经僵硬了,无力吞咽。这药丸多半就卡在他舌根后头,你能帮我一把么,让他吞下去?”

她想明白的道理,说穿了也是简单。无论是丸是散,都是固体状的药物,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何小九中毒已久,喉咙间的肌肉慢慢僵硬,已经吞不下药物了。此时如果没有外力帮忙,这药就只能卡在他的喉咙里,谈何起效?

邓浩眉头一掀,大概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他伸手在何小九喉间一拍、一捋、一顺,这小子咕噜一声,果然就作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这下子总该有效了吧?宁小闲呼出一口气,安静地等待着。她总算理解了等在手术室外的病人家属的心情,这每一分、每一秒都极难熬啊。

果然六十息后,何小九面上的紫气开始有了消褪的迹象,脸上的肿胀亦在极缓慢地消除之中。这药物终于见效了!

一刻钟后,他虽还未睁眼,但已经能发出微弱的**声了。他这几声蚊子叫般的哼声一出,旁观众人都是一片欢呼。

接下来自然有人将他抬进车厢照顾。宁小闲的药虽然好用,但毕竟不是仙药灵丹,何小九接下去说不定还会头疼欲裂、高烧不断、胡话连篇、如厕偶尔**……但至少他身上的毒性正在缓慢解除,康复指日可待。他违令偷吃了熊肉熊肝,这番惩罚却是免不了的。

宁小闲悄悄走到人群外,这才轻吁一口气,感觉到浑身轻松起来。救人一命的感觉,真是很不错。

她这才想起:“长天,你为何要我救他?”神魔狱大总管草菅人命惯了,怎会把区区一个商队伙计的性命放在心上?

“你不是正想试试自己丹药的效用么?”他悠然答道,“再者,今日你救活了他,这场上的人都是见证,你的药还愁卖么?”他已经看穿了银子之于她,好比蜜糖之于小蝇、烛火之于飞蛾,那是发自神魂的无可抗拒的吸引力。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希望宁小闲通过此事对自己的药物能有些自信。炼丹术炼到后面越发精深不易,失败乃家常便饭,他可不愿这丫头受了点儿挫败就灰心丧气。

她就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不为救人!不过长天对人情世故的把握越透彻,就越显出他的聪明才智。最开始,她还以为这家伙只是个单凭蛮力办事外加爱摆酷的英俊莽夫呢。毕竟他的真身那么强大,在上古时期不都喜欢直接冲上去干架么?

她正想开口,邓领队却走了过来,看样子已经将何小九的事情都安顿好了。

“宁姑娘,多谢了!”邓浩真心实意地道谢。今日他已经损失了一个兄弟了,若是平白无故再损失一个,叫他如何承受?

“客气!其实我也没有把握,只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必须试一试。”说客气话她最拿手了,“这一路上邓大哥对我多加照拂,出点力也是应该的。”

浮屠是什么?邓浩一楞,但未细想,他关心的是另一件事:“可否借一步说话?”首发更新

高密度脂蛋白高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儿童止咳药
小孩健脾胃的食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