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家庭

吴英父女狱中会我不是之前的我了我会坚持的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14日

  吴英(来源:资料图)

  吴永正又喝醉了。

  直到第二天他出现在浙江女子监狱门口,身上仍散发着一股酒味儿。

  我是去问真相的,不说就别指望我再去看她。

  他赌气似地走在最前面,手里拿着自己的保暖水杯。妻子紧跟在后,提了4大包送监的物什。

  6月21日,是吴英入监之后的第一次家属探视。9点不到,作为父母的吴永正夫妇,吴英的三个妹妹,荆门的姨夫就陆续到了。家属一共来了12人,开了4辆私家车。

  自从2007年女儿吴英被捕后,吴永正就陷入了他的 司法战争 。5年内,他换过不下6个号码,见过不下百家媒体。

  上个月,吴英改判死缓。但吴永正并不打算结束这场战争,他两次北上,跟人商量继续申诉的可能性。

  其他家属似乎其实不赞成他这么做,但都远远跟在后面,鲜有人敢当面劝他。

  等待会见的时候,吴妻走过来,流着泪蹲下说, 你能不能劝劝他,我只希望女儿在里面平安顺利。

  沉默的探视

  吴永正进门时被告知,监狱会见有人数限制,最多 人。

  挑选时,吴乃至没有把自己妻子列在 人名单里。后经大家劝说,终于给了妻子一个名额。

  领卡、刷卡、验身份证。哐的一声,会面室的铁门打开。

  吴永正犹豫了下,没有走在第一个,而是把另两人让进去后,自己才踏了进去。

  穿过一道安检门,就看到吴英坐在左手边第三列51号窗口的玻璃墙后。

  从那张流传甚广的 亿万富姐 照,到一审出庭,到如今收监服刑,吴英每个阶段都清瘦了许多,像是经历了一场轮回,又回到小姑娘时代。

  她身穿一件浅绿色短袖囚衣,气色不错。头发按照统一规格剪成了短发,后脑勺的发根向上倒削,有几分男孩的俏皮。

  你们哭我也要哭,还不如节约时间多说几句话。 拿起对讲,吴英先开口了。

  女儿此言,让吴永正突然一改平日的激烈,只是略略寒暄了几句,便沉默地坐在一旁,不久又把话筒递了出去,再没说一句话。

  说到自己的近况,吴英嘴角带着笑,说女子监狱的条件比看守所好了不少,人也和善,让家人不必担心。

  这些在吴英5月写给妹妹的信里也提到了。父亲的身体让吴英最为牵挂,听说他还是酒不离手,便说 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会坚持的。爸爸你一定要注意身体 。

  案情仍然是吴英最关心的部分。她再三关照要把一审、二审、发回重审和终审的判决书各复印5份寄给她,还要多寄些法律方面的书籍。

  我从她上封信就看出来,她不服。见了面更证实了这一点。 吴永正出门以后说,吴英说在里面学习了不少法律知识,已经超过了 常人 ,想要的法律书也大都跟如何写法律文书有关。

  她对于检察院也依旧不满,声称自己的万字申述书和信都被检察院 无理由扣留 ,要求父亲去找检察院投诉。

  提到自己资产被拍卖的结果,吴英亦心存不甘。但老吴的妻子让她别问这些事了, 过去的就翻过去了,一切要重新开始。 吴英仿佛并未被这句话说服,她依然追问从湖北荆门赶来的姨夫,还让把荆门几处房产的购房合同复印件寄给她。

  在限定的1个小时内,又有另 名家属被破例进入会面室和吴英见面。

  但吴英的丈夫周洪波并没有出现在这个12人的庞大探视团里,也没有人提起他。

  吴英的手指关节有些肿大,最后通话的妹妹吴玲玲便让她注意多晒太阳, 监狱里湿气重。

剖宫产术后腹胀怎么办
宝宝大便颜色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