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日均访问量超万人次检答网是个什么网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1月21日

  如何实现全国21.7万名检察人员都能向省级检察院甚至最高人民检察院业务专家寻求业务指导,并尽快得到有效答复?最高检和省级检察院如何进一步精准掌握基层检察院在办案中遇到的实际难题,有针对性地作出解释、进行工作指导?10月8日,随着 检答 上线运行,这些问题都有了答案。

  应用好 检答 ,加强检察业务咨询交换,拓宽新型、疑难、复杂案件研讨渠道,促进办案能力的提升;把专家讨论的案例和意见抽象成法律问题,适时在 检答 上发布,供全国检察官学习 最高检领导对 检答 高度重视,在各种工作场合大力推介。

  检答 是个什么?怎样 横空出世 的?为何颇受青睐?近日,《法制》采访了最高检和部分地方检察院,了解了 检答 的来龙去脉。

  缘起:1名基层检察官的建议

  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公诉部检察官高之立没想到,自己8个月前的一个小建议,如今正时刻影响着全国21.7万名检察人员。

  2018年4月,最高检领导到湖北检察机关调研。在调研座谈会上,高之立提了一个建议:希望最高检进一步拓宽对办理新型、疑问案件的指点渠道,比如创建 最高检信箱 疑案留言簿 等检察业务交流平台,使基层干警可以获得更快、更专业的实务指导。

  这个建议提得很好。 高之立话音刚落,最高检领导现场办公,对随行人员说, 回去我们能不能考虑做一个?看看是不是都能回答出来,可别让人问住了,回答不出来就不好了。

  调研组回京后,一份报告随即上了最高检党组会。随后,开设 检答 的各项准备工作紧锣密鼓铺开: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开始起草《检答使用管理办法》,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着手搭建平台

  一番准备过后, 检答 的基本运行模式得以明确:检察人员实名登录检答,对检察工作、学习和研究中涉及的法律适用、办案程序和司法政策等方面问题进行咨询。最高检、各省级检察院组织成立 检答 专家组,负责答疑工作。

  最高检有关负责人表示, 检答 被定位为 为检察人员提供法律政策运用、检察业务咨询、答疑服务,加强检察机关政治和业务能力建设的信息共享平台 。

  2018年10月8日, 检答 正式在检察专上线,和全国检察人员见面。

  提问: 试试看 后瞬间 爱上它

  检答 上线后,许多检察人员最开始都抱着 试试看 的态度,点开了 我要咨询 。

  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检察官张新强就其起诉的组织卖淫案中关于 非法获利人民币的计算方法 司法解释的理解,在开庭前一个工作日于 检答 上寻求专业意见。当天就收到了市院专家的支持观点。 当时我心里更有底气了,决定如果法院按他们的理解作出判决,那么我一定会抗诉。 张新强告诉。

  及时解决基层办案难题,正是 检答 的魅力所在。越来越多的基层办案人员在 试试看 以后,瞬间就 爱上 了 检答 。

  目前, 检答 日均访问量超 万人次,同时人数高峰值达4000余人,并呈上升趋势。

  与任何新生事物一样,基层检察人员在使用 检答 时,也出现了磨合问题,主要是提问不规范。最高检有关负责人也向介绍了 检答 的规则:答疑意见仅限于办案工作中涉及的法律、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的理解和适用,不得反映案件的具体情况,不得对案件的事实认定问题进行咨询。且答疑意见不具有法律效力和规范力,不得在法律文书、工作文书中援用作为办案的理由和依据,仅供检察人员学习、研究和参考。答疑:有压力,更是积累和提高

  上午发问,下午就得到了满意的回复。这一问一答的背后,离不开 检答 细致的管理规定和高效运转的专家组团队。

  为保障答疑质量,最高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专家组包括最高检专家组和各省级院专家组,前者负责解答各省级院提问,后者负责解答本辖区内基层院发问。

  最高检专家组采取 值班组 解答组 审核组 这一基本架构,解答组由最高检检察理论研究所、国家检察官学院高级研究人员构成,审核组由各业务厅局领导构成,所有上发布的答案最后还要通过法律政策研究室这道 验收 关。在省级检察院,专家组基本由该省各业务处室负责人和省级以上检察业务专家构成。

  为尽快答疑解惑,《 检答 使用管理办法》划出了明确的答疑时限:一般在两个工作日内发布答疑意见,重大疑难复杂问题应当在4个工作日内发布答疑意见。

  对一看似 严苛 的答疑要求,多名解答专家表示:有压力,但更是积累和提高。

  当时有点压力,毕竟答题人信息一目了然,全国都能看到。 湖北省刑事审判监督处副处长王莉至今记得第一次答题时的情景:为慎重起见,她与几名省内的全国优秀公诉人和市级院处长探讨了一番,才把答疑意见答案写上 检答 。

  在山东省烟台市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张璇看来,被吸纳为答题 专家 ,对提高自身的业务能力有着反向的倒逼和增进作用, 解答不好或者态度敷衍,丢的不仅是个人的脸,甚至有损全省检察机关形象 。

  作为答题方不仅要解答问题,还要发现问题。

  最高检有关负责人告知,湖北省检察院就 烟花爆竹是不是属于非法运输爆炸物品中的爆炸物品 提问,最高检认为该问题具有代表性意义,需要征求公安、法院的意见,已经责成湖北省检察院逐级走请示批复程序,认为应当作为普遍性问题,予以正式、有权答复。

  截至2018年12月29日,检答累计咨询问题7118个,解答5617个,解答率78.9%,解答速度和质量呈上升趋势。

  愿景:打造新时代检察学习

  对于 检答 的未来应用,最高检有着更加长远的设想。不仅要推动每一名检察人员都能使用 检答 开展检察业务咨询,更要利用大数据分析,精准掌握每一名检察人员使用 检答 的喜好和时长,督导、鼓励大家用好 检答 的同时及时抓取基层检察人员在司法实践中遇到的代表性、普遍性难题,助力最高检、省级院科学决策。

  为提升吸引力,根据最高检党组的要求和广大检察人员的建议, 检答 目前已完成了第十次升级。最高检有关负责人介绍说,除问答功能,最高检正在强化 检答 的教育培训功能。

  看到, 检答 的资料相比初期更加丰富,在原有精品问答、司法解释、法律法规库、规范性文件等栏目基础上,增设了精品讲堂、指导性案例、典型案例、检察法律文书、文件解读、检察工作交流、学习 两法 等栏目。

  随着 检答 功能的日益完善,其 资料库 的作用也越发明显。

  贵州省黔西县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徐旭说: 之前基本上是从书本和外找各种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不及时也不全面, 检答 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搜索功能很实用,办理什么案子,输入关键词,看看各省遇到的实际问题是什么,又该如何解决,有利于开阔视野、增长见识。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刑事检察二部检察官沐惠娟说。

  承载着最高检党组的殷切期望和广大基层检察人员的求知渴望, 检答 的未来充满希望和活力。(本报 董凡超 本报见习 韩潇)

小孩中暑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孩子拉肚子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