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奇门散手 第七百一十八章温巢培养不出真正的雄鹰!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奇门散手 第七百一十八章温巢培养不出真正的雄鹰!

风流导师完误会了。怎么可能有人当他不存在?也不敢啊!

突然出现,然后就如同刀子一样直接楔进战局,挥手间很轻松的就制止了决斗继续。太厉害了,不愧是精英班的主任导师,而且有他这气质这姿容长相貌的导师整个鹰巢独一份,别分号。未见其人,也听说过他的名号。

只是得给学员们一个缓冲时间。

刚刚看过一场精彩绝伦的决斗和一副令人在场这些小男生们流鼻血的刺激画面,身体里面那些沸腾起来的血还没冷却下来呢!就算是想跟他见礼打招呼,也得先平静平静再说。

沐小蝶虽然上身披着洛婷婷的外套,遮住了美妙风景,但两条大白腿仍旧暴露在空气之下,滑腻晶莹,可没人敢再看了,几乎所有人都背过头去,强自抑制不安分的眼睛。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身心的投入战斗节奏当中,绝对不能分神。所以对周围的目光可以做到完视,心里不会荡一起一点涟漪。可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再敢朝她身上瞄,那就找死了。

这个女人的感官细胞太过发达,对周围环境的感觉实在是太敏锐了。好像浑身上下都有眼睛。一旦有人的视线瞟过去,迎接的准是一双冷冰冰蕴含杀气的眼睛。那目光,n能直接将人冻毙当场。

小男生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将之前有幸窥到画面形成永久性的记忆,深刻在脑海里,绝对绝对不能忘掉!这兴许是此生唯一的一次用眼睛享受到的艳福。

场面渐渐平静下来,崖顶不再乱糟糟喧闹成一片。毕竟有导师在场,学员们高涨兴奋的情绪冷却下来之后,规规矩矩的集中到一处,甚至都按照大小个自动自觉的列好了方队。

出了b班学员,a班学员也在沐小蝶带领下,纷纷向风流导师躬身抱拳,恭敬地见礼。

在鹰巢也重视传统,学生见老师必须保持必须的礼节。

拜见完毕,也各归各班,在普通学员组成的方队前重列成两队。洛一飞搀着唐宁站在b班学员的前面。唐宁此时的脸色此时显得很苍白,他这次真的玩大了,身上的伤势比外表看上去的要严重不少。五脏移位好解决,一宿打坐调养基本上就能复原,麻烦的是两条手臂和右大腿有几根主要经脉被对方暗劲的劲气震裂了。元气一过,就针扎似的疼。要想彻底恢复如初起码得三四天,再者,两只手掌的掌骨指骨完被震散,他现在的手掌比平时大了两圈不止,手指头已经肿得跟胡萝卜一样。伤筋动骨一百天,真实情况虽然用不了那么夸张,但是半月内,他的双手别想正常活动了。

自己这副惨样,但他相信,沐小蝶也不会比他强多少。只是那个女孩子太能撑了!脸上居然看不到任何痛楚的表情,哪怕细微的一点也好,比如眉头颦一下,咬咬嘴唇什么的,可完没有,好像她身上根本就没有长痛觉细胞。

难道她是铁打的?唐宁眼角余光瞄着她,真想把她剖开,看看她身体里面到底是怎样的结构!

“别想了,那个女人是怪胎。天生的怪胎!没人真正了解她。”一道极细微的声音传入唐宁耳中。是洛一飞,唐宁细微动作没瞒过他,他很清楚自己搀扶的这个被打的一身是伤的小子心里在想什么。

“你认识她很久了吗?”

“嗯,是很久了。我们是同一年进入鹰巢的以后再告诉你,导师要训话了。”

“哦,好。”唐宁身体微微倾斜,将大部分重量压在了洛一飞的身上,他现在每坚持站一秒,付出的力气就是平常的几十倍。况且现在,体力恢复的速度好像老牛在爬,身边没有个人靠着,他实在是撑不住了。想想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再瞄瞄不远处的沐小蝶,唐宁嫉妒了,该死的,那个女人怎么撑的?站得跟个竹竿一样。

不行,以后找机会还得再跟她打一场。必须得把她揍趴下!

对了,唐宁猛然想起一事,眉毛掀了掀,眼睛亮了。今天双方只动用了国术,奇门术法的较量还没开始,是个机会!

这个时候,娇躯站得笔直,挺胸收腹,宛如模特一般,a班所有学员站在她身后两步距离的沐小蝶似乎很神奇地感觉到了唐宁的想法,扭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有些变化,那是一抹笑,很轻微,很清冷,很高傲的笑。转动的眸光闪现出的那一丝神韵仿佛居高临下审视着唐宁,她在期待!

等了这么久,风流导师终于张开了尊口。这位的反应似乎跟他的长相气质不怎么搭。长相妖冶的美,反应却慢半拍。

“蹲了半宿,我饿了。”

啊?学员张大嘴巴,没听懂他这番开场白。

“回去吃东西填肚子之前,我只有一句要说。”

目光望着正前方,学员列队的反向。百多人,队伍不小,占地面积也不小。从天空俯瞰地面,学员们站在这里就像是一撮阴影,覆盖了大半个崖顶。风流导师则是一个小小的黑点。

可这黑点望着大面积阴影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风流导师所看的那个人就是自己。这种感觉就好像每个人面前都站了一位风流导师。感觉很奇怪,很荒谬,但异常真实。

尤其是唐宁和沐小蝶,他们两个从风流导师的目光当中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不是作用在**上,而是直接来自于精神层面的压制。他们明白,这是责备。

“我们鼓励学员之间的切磋。但是切磋不等于玩命!命玩没了,你们未来所要肩负的使命也就烟消云散了,记住我今天的话,你们的命不仅仅属于你们自己,他属于很多人。”

学员们沉默,没有争斗的训练场培养不出真正的狼。一头猛虎想傲啸山林,独占一片领地,必须打败数同伴,而后伤痕累累地登上王座。身为修者,不经历真正的搏斗较量,怎么能涤尽糟粕,凝练精髓?怎么能将凡铁淬炼成精钢?

真正的战士,必须经历实战。

特种部队在训练选拨的过程当中还有死亡指标呢!

而且唐宁想到在来鹰巢之前,行动组那几位大哥说过的话,自己有命进来,两年后未必能有命活着出去。可风流导师的话,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

“你们在怀疑我说的话,认为不经过磨砺,练不出真正的神兵利器,是不是?”风流把领后的扇子抽在手里,刷地打开,轻晃着,慢悠悠地说道。一头长及腰际的长发随着夜风飞舞,拂动得长袍猎猎作响,姿态说不出的风流潇洒,仿佛随时要离地而起,飞入云霄。

“是的导师。比武切磋不施展出真正的力量,就很难分出胜负,我辈修士,既然选择了修炼这条路,入了江湖,生与死,早已置之度外,我们所追求的是力量,极致的力量。只有掌握强大的力量,将来才有资格肩负赋予我们的使命。宝剑锋从磨砺出,比武,切磋,等同于真正的战斗。同时我认为,保留,留手,是对对手的不尊重。所以我不认为您的话有道理。”

风流导师看了沐小蝶一眼,随之目光留在唐宁身上,问道:“你呢?又有什么想说?”

唐宁想了想,声音虚弱地说道:“我来这里之前,在外面经历过一些战斗,那是真正的战场搏杀。死亡是真实的,鲜血也是真实的。如果不是运气好,我今天不会站在这里。”

他的话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洛一飞搀扶他的手禁不住动了动,洛婷婷看着他睁大了眼睛,仿佛初次认识这个人。沐小蝶眼中泛出异样的光芒,那种光让她的双眼瞬间亮了许多。白脸少年明显身体一震。要说此前所有精英班的学员对他还有所排斥的话,那么听到他这番话,这些人心里不禁扪心自问,这才是真正的老鸟!谁有资格不让这样的老鸟加入精英班?

他们知道,鹰巢神秘的班里面的十大高手,每年都会离岛,进行所谓的“磨爪”训练。跟磨刀一样,鹰锋利的是爪子,而雄鹰的爪子必须用数猛兽的血肉来反复打磨,只有这样才越磨越锋利,越魔越让对手敌人胆寒。

磨爪训练,其实就是杀人。杀江湖败类,杀擅自踏入国境内为非作歹的别国修士。

所以十大高手让人心里发毛的并不是他们盖压同代的强悍修为,而是杀气。

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跟十大高手一个级别存在!

他们这些没出过岛的雏鸟没法跟这个人比,太嫩了!

目光变了,变得火热,崇拜,钦佩!

“我不敢说风流导师您的话没有道理,但我想说的是,雄鹰在自己的孩子还很小、不会飞的时候就将它们推下悬崖,不是做父母的心狠,而是它们知道,真正的飞翔本领只有在生死之间才能学会!温室养成的花朵活不长久,温巢培养不出真正的雄鹰!”

肇庆十佳男科医院
河源治疗妇科费用
雅安中医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