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王座主宰 第四十一章 魔山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王座主宰 第四十一章 魔山

格雷果·克里冈,猎狗的哥哥,克里冈家族的领主,效忠于兰尼斯特家族,外号”魔山“,极高极壮,高近八尺,肩膀宽厚,手臂粗得像小树干,浑身肌肉。

他的武器是把双手巨剑,但他只凭单手就能使用,因为只用单手,所以他的攻击范围很广,一击就能把人劈成两半。

身上经常穿着七大王国最重最厚的铠甲,普通人连搬都搬不动,在铠甲下面,他还穿着链甲和煮沸皮甲,头戴一只平顶巨盔,只给口鼻留下呼吸孔道,眼旁还有一道用来观察的窄孔,盔顶的装饰是一只石拳直指天空。

魔山走到马慎旁边,随手便把一位正在参与抽签的骑士扔到一边,你!!被魔山扔在一边的骑士恼羞成怒,正想说些什么,却看到魔山庞大的身体转过来看了他一眼,阳光下巨大的影子直接笼罩着这位骑士,让骑士本来想要说的话立刻就堵在了喉咙口。

“还有你。”解决了这位”自愿“给自己让位的骑士后,魔山又转头“客气”的对着马慎说道。

“哦,我抽好就轮到你了。”麻烦从天而降,但是马慎却没有震于魔山的威势,如果现在自己退后了,那么跟那些自己认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骑士们有什么不同。

朝着腿已经开始发抖的仆人笑了笑,马慎自顾自的准备把手伸进箱子里抽签,看起来完全没有管边上的魔山,但是实际上全身肌肉已经绑紧了,随时等待魔山的袭击,奇怪的是,魔山却没有任何动作,而是慢慢的等马慎抽完签.

这不像那位想象中在国王面前都敢动手的魔山啊,自己现在已经用行动表明自己并不怕他之后,却没有动作,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马慎眉头一皱。

“抽签抽好了吗?“魔山深深的看了眼马慎说道。

“抽好了。”马慎不再多想,微笑着抬头回答道。

“既然抽好了,你的侍女归我了,然后你就乖乖的躺到床上去吧。”魔山贪婪的看了眼紧紧拉着马慎衣角的小娜莎,然后一拳头朝着马慎脸上砸来,看来哪怕是魔山也不敢在这里杀人,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不敢,可能更多的是怕自己被取消比赛的资格吧。

哼!看来魔山这家伙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因为一点小事就出手伤人就算了,更让马慎恼怒的是,魔山竟然惦记上了小娜莎,不用想就知道他想干嘛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也,马慎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侧身一躲,魔山一拳砸在了抽签箱上,抽签箱顿时被打的四分五裂,朝四周飞射开来。

躲过魔山这一击之后,马慎向前一个跨步,直接用力的朝着魔山的肚子上砸了一拳,但是魔山身体却一动不动,反倒马慎的手上有些鲜血淋漓。

盔甲,是人类在武力冲突中保护身体的器具,也叫甲胄、铠甲。其中盔与胄都是指保护头部的防具,铠与甲是保护身体的防具,主要是保护胸腹的重要脏器之用,马慎此时终于深刻认识到了武器装备的重要性,该死的,待会我一定要去艾德大人说的武器店弄点好一点的盔甲,不然实在太吃亏了,马慎因为一拳砸在魔山的盔甲上,却没有伤到魔山,心中抱怨道。

于此同时魔山也发现马慎躲过了自己这一拳,而且还朝着自己肚子打了一拳。

吼!魔山顿时怒吼一声,拔出背后像门板一样的六尺长巨剑,一剑向马慎砍来,巨剑卷起了一阵风浪,在魔山庞大的身躯的支持下,这一剑仿佛要将马慎真个人都斩开,本来只是想让这个冒犯自己的家伙在床上躺几天罢了,现在就去死吧,我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肠子流出来。

真是可怜的家伙,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惹魔山,这家伙发起狂来谁都拦不住,刚才与马慎打招呼的盖里斯心中悲叹一声,正在考虑待会该怎么帮这个新教的朋友收拾遗体,却不知道马慎也正想拔剑,魔山穿着厚厚的盔甲,自己的肉拳根本伤害不到他。

来的好,徒手搏斗你穿着盔甲,我还奈何不了你,我就不信你盔甲再怎么厚也能够挡住我的剑,马慎心中呐喊道,手一抖,腰间的剑直接就被马慎拔出,瞬间就架住了魔山快速斩来的一剑。

周围的骑士感觉地上一震,“铛”一阵响亮的剑击声从马慎这里传出,围观的骑士都没想到这个有胆子挑衅魔山的家伙竟然真的接住了魔山的这一剑,而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直接被魔山一剑斩杀。

“呲呲”两把剑摩擦着,发出了令人烦躁的声音,马慎使出全身力气抵抗着魔山的剑,开始还以为可以坚持一下,但是却看到魔山身体一动,像是开始发力,马慎只觉得手中一股大力传来,哪怕自己已经用尽全力,但是魔山的剑依旧缓缓地朝着自己这里移动着,看样子魔山的力量至少20点以上,而且可能还没有发挥全力。

马慎用力把魔山的剑往边上一甩,用力量来对抗这个非人类很不明智,左腿灵活的向前一伸,试图绕到魔山的背后去,只是魔山不像那些身体庞大,速度却很慢的人,魔山力量大,速度对于平常人来说也不慢,快速的一转身,又将马慎纳入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中。

马慎试了几次,但是都没有成功绕打魔山背后,最后也不打算绕圈圈了,直接跟魔山正面交战起来,哪怕你很厉害,但是我也不怂,真要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一定,竟然敢惦记我家的小娜莎,马慎心中一发狠,把所有备用的能量都兑换成了力量和敏捷,具体兑换了多少,因为正在战斗中,马慎也不知道,只知道身上力气又大了一点,速度又快了一点。

“喝!!”马慎鼓着一口气,不顾有点发麻的双手跟魔山快速的交手着。

看着两个人激烈的战斗着,剑刮起来的风让站在几米外观战的骑士都能够感受的到,马慎身体虽然在普通人中已经属于高个了,但是在魔山面前依旧矮上一个头,看起来就像一个侏儒和一个正常人在战斗着,视觉冲击感特别强烈。

一位披风上印着一棵白雪覆盖的松树的骑士有些惊呆了,用手戳了戳旁边同样已经看傻的盖里斯:“这是谁啊,竟然能够和魔山打个不相上下,我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么厉害的骑士,是哪家的骑士?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来自北境,真是见鬼了。”盖里斯喃喃的说道。

孩子容易积食怎么调理
宝宝脾虚吃什么
上饶治疗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