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万界仙王正文第二八十五章鬼剑罗丧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5日

万界仙王 正文 第二八十五章 鬼剑罗丧

“那个谁,你站住!”

天云风骨就是天云风骨,现在说话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叶枫,苦笑着停住了脚步。

这咋还能被认出来了呢?

他不明白,这几年来某至总量 47,365 包。 交易所报告位天云风骨是怎么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当初给他机缘的王通大师,几乎做梦都恨不得再见一面王通大师的风姿,加上现在两人几乎是面对面的走过,怎么能不起疑心。

叶枫缓缓的转过了身子,看向了对面狐疑不定的风言明。

风言明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王通大师!真的是您!”

叶枫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你也能认出来!!“

风言明兴奋的满脸放光:“哈哈,在下就知道这等盛会大师一定不会错过,好久不见,大师果然……又,又俊朗了不少。”

“废话少说,你跟我过来!”

叶枫倒也没有着急否认自己的身份,而是带着风言明一边走向远处人烟稀少之处,一边飞快的问了一些有关于这次大会的讯息。

风言明回答的很是痛快,痛快的让叶枫都有点不大适应。

这货是怎么了?

好好说话就完了呗,干啥还一直用这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

让人毛毛的。

叶枫走着走着,眼看着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两人来到了岛边一块巨大的青石后面,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感谢风长老告诉王某这么多的讯息,接下来请勿怪王某得罪了。”

唰。

叶枫右手一伸,短棍已经握在了手中,虽然里面已经没有了棍儿妹妹,但上面的万钧重力还是一件趁手的兵器。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短棍一出手,对面风言明不仅没有一点点惊惧,甚至嘴角咧开都要笑出了声:“啊?大师,我已经准备好了,请出手吧!!”

什么鬼!

叶枫心里更毛了。

这咋还打出了一个受虐狂了呢?

他哪知道风长老心中的执念,巴不得再被大师借用身份去干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只觉得面前这位那腻腻的眼神让自己很不舒服,当即啪的一棍子呼了下去,世界安静了下来。

“长这么大,这种要求还真的是第一次听到。”

叶枫一边嘟囔着,一边快速的脱下了风言明的衣服,一边把昏迷的风长老收入了万界腕轮,这主要是为了不让老风同志泄露自己的身份,但他却没有第一时间扮成对方的模样,因为还用不着。

品剑大会在三天之后开启,散修根本没有资格进入会场,等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再变成老风的样子混进去即可,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先在岛上熟悉一下地形再说。

可就在叶枫准备从青石后面出来的时候,远处却是传来了一人的呼唤:“风长老!快,姬师兄那边出事了。”

那声音冲着青石这边的方向就来了,显然是知道风言明身在此处,叶枫心里纳闷,却是因为‘姬师兄’三个字心中一动,嘴角轻轻抿了一下,还是发动了‘万灵假面’。

“什么事?”

‘风长老’一边整理衣服,一边从大青石后面走了出来。

来人正是一名天云弟子,一点也没有发现风长老的异常,而是飞快的向叶枫禀告:“风长老,纪师兄带咱们一群弟子过去祭剑池试剑,跟鬼剑谷的人干起来了,我刚好看到您在这边,特来禀告。”

原来是凑巧看到啊。

叶枫心中轻出一口气,又问了一句:“姬轩风吗?有他带领你们还能吃亏不成?“

这句话试探叶枫说的很自信,对面那天云弟子却是点头道:“倒是没有吃亏,只是姬师兄被鬼剑谷的那【罗丧】缠住,连番羞辱,已经快要打起来了!”

“哦?笑话!我倒要看看谁敢羞辱我天云弟子!!”

叶枫心里本来就对那姬轩风印象颇为不错,再加上五百年前后天云是一家,这事儿不管咋说都得过去看看了。

“前面带路。”

“好嘞,风长老!”那天云弟子一看咱们的‘天云风骨’出手了,顿时信心百倍的带着叶枫向着远处一座‘祭剑池’跑了过去。

……

这边,祭剑池旁,原本就已经喧嚣不堪的人群因为两大剑道宗门的冲突更加热闹起来,有的人还在不停的招呼朋被友们称为是百年一遇的世纪光棍节。无节不欢的商家们都在摩拳擦掌准备迎接这难得的促销时机。但有意思的是友过来。

“赶紧的,老王,天云宗跟鬼剑谷掐起来了!!”

“真的?来了来了!”老王赶紧朝人群里挤:“这鬼剑谷可是邪派剑修的大本营,当年还跟天云狠狠打过一架呢,这家伙今天肯定是要爆啊!”

“可不是嘛!!天云宗这会儿还没有长老的过来,鬼剑谷的一位内门长老罗丧已经来了,这完善劳动、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会儿正在欺负人呢,快看!”

“哪儿呢!哪儿呢!“

人群之中,果然有两对人马正在对峙。

一方黑衣如墨,头上缠着紫色发带,一个个脸上皆是狠戾凶残之色,正是邪派剑门鬼剑谷中的精英高手;另一方白衣如雪,飘然出尘,是天云弟子行走江湖的标准打扮,其中由以领头的那名青年最为神骏不凡,看起来二十多岁扥年纪一身修为竟是已经达到了灵泉境界的巅峰,足以傲笑整个大陆的年轻一代。

只可惜,姬轩风此刻面对的鬼剑谷门人并不是自己的同龄选手,而是一名灵湖境界的长老,名为罗丧,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内门长老,但也颇有凶威,这会儿正咧着一口参差不齐的黑牙,指着姬轩风的鼻子臭骂:

“桀桀,天云宗的小崽子,你们就算再不张眼也得看看碰到的是谁,我鬼剑谷的人明明已经占了这祭剑池,你们还敢过来?真的是不把你罗爷爷放在眼里了!!啊??”

罗丧的声音尖细,像剑刃划过钢铁一样刺耳难听,尤其是对方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刷牙,一口浓浓的腥臭远远的喷在了姬轩风等一众天云弟子的脸上,令人恶心。

姬轩风,几年不见,比之在血神墓时又沉稳干练了许多,一头长发束在肩后,只有一缕垂在眉前,遮住了自己愤怒的目光。

他面对恶人的挑衅,不退半步:“我想阁下搞错了,祭剑池并非鬼剑谷所有,所有人都可试剑。况且这里明明已经有人在排队,鬼剑谷的人却来强行赶人,这种粗蛮行为与畜牲无异。”

“靠!师父,这小子还特么的敢骂人!!”鬼剑谷长老身后,一名脸颊高高肿起的鬼剑谷弟子在那叫嚣:“今儿要不弄死他,别人还以为咱们鬼剑谷真的怕了这狗屎不如的天云宗呢!”

唰!

话音未落,姬轩风长剑已经出鞘,二尺青锋凝成一道闪电,直指那鬼剑谷弟子的贱嘴。

“你若再辱我师门,便下来与我生死一战!!”

谁知那罗丧竟是丝毫不在乎长幼辈分的差别,对着姬轩风的长剑伸出手指狠狠点了一下:

“桀桀桀!要打?好啊,老子来陪你!!”

唳!

只听一声鬼啸。

一道以玄气化成的黑色剑芒直直的刺向了姬轩风的长剑,瞬间撞在了剑尖之上,震得姬轩风剑身剧颤,整个人连退七步,步步踩碎了地面,踉跄狼狈得退向了人群。

“姬师兄!!”

“你,要不要脸,竟然以大欺小!!”

天云弟子们怒了,可对面鬼剑谷中人却是纷纷哈哈大笑了起来:

“知道自己小就不要出来犯贱了,哈哈哈,罗长老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你这狗屁姬师兄已经死翘翘了,还不跪下谢恩!!”

“垃圾的天云剑法,怎么会是咱们鬼剑谷的对手,别说这个小杂碎,就算是天云的长老们来了在罗长老面前也得跪下!!”

鬼剑谷的人很狂。

一方面他们现在的确有高手坐镇,另一方面也是他们清楚谷中真正的高手正在赶来,就算等会天云的什么首座来了也没法拿他们如何怎样,所以才极尽能事的嚣张。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姬轩风顶着众人的讥笑眼看要撞入人群的时候经测试发现,一只坚强有力的手掌从人群中伸出直接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子,一道清冷犀利的声音好似长剑一般划破了鬼剑门人的喉咙。

“谁说天云剑法胜不过你们鬼剑谷的垃圾剑术!!”

谁!!

所有人齐齐定睛,就看到我们的天云风骨在一名天云弟子的陪同下,昂首阔步的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将姬轩风稳稳的扶正在了地上。

“风长老!!”

姬轩风也愣了。

别人不知道天云风骨的真想,可他却是比谁都清楚风言明真正的底细,这些年这个风长老看似风光,但其实已经好几年都没有正式出手过了,怎么今天身上的气势这么霸气?

“无碍吧?“

风长老面色冷凝,虽然在问姬轩风,但一双犀利的眸子却是死死盯着对面,这气场,这风姿,再次让姬轩风看得惊了。

“没,没事……我没事,风长老。”

“没事就好。”天云风骨从姬轩风手中接过了长剑,一步步的走向了对面:“现在,有事的他们!”

“哇!!我好怕啊!!”

对面罗森等人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因为他们第一眼根本没有从对手身上感受到强大的玄气威压,脸上戏谑,手里更是再次挥出了藐视的杀招:

“一个什么破长老也敢来管闲事,给我滚!!”

嗖嗖嗖。

一瞬间五道可怕的黑色剑气仿佛化成了五只索命的厉鬼冤魂,带着凄厉的咆哮,拖着长长的黑色残影,向着风长老扑了过来。

呼和浩特治疗阳痿费用
石家庄治疗男科费用
太原看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