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符文猎手第四十一章风险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6日

符文猎手 第四十一章 风险

抵达黑石堡的第一个夜晚,蒂雅娜宣布取消了食物和酒类的限制供应。按照北方人的习俗,在大难不死之后本应该举杯庆祝,不过实际情况是经历过长途跋涉的难民们都已经筋疲力尽,大部分人搭起帐篷之后直接倒头就睡,只有少数士兵领取了高度数的烈酒,三五成群凑到一起,在山谷中燃起星星点点的篝火。

今天晚上对于流亡者来说是难得的放松机会,尽管未来依然迷茫,但此时此刻他们终于得到了久违的安宁。和这一路上的艰难险阻相比,能够活下来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没有人还能奢望更多。

时至深夜,蒂雅娜的帐篷里依然点亮着烛光,其他人可以安心入睡,因为他们都无条件地信任着那位带领他们逃出生天的伟大领导者。但少女自己却无法休息,还有很多工作等待着她来处理。

逃难的路上当然是要一切从简,但现在既然已经决定在这里暂时安顿下来,自然就要考虑到诸多民生问题。虽然找到了安全的庇护之所,但这里除了那座半残废状态的城堡之外基本上也一无所有。

城堡需要修补,甚至有可能要推倒重建,这将是一项长期工程,即使是最乐观的估计,也至少需要一整年的时间。在此之前,流亡者们必须搭建起一座营地,用以抵御即将到来的冬季寒风。

想要建造营地就需要大量的木料,而山谷周围都是未开发的“黑森林”地带,“黑森林”这个词在通用语中的含义就是人类无法踏足的蛮荒之地。想要砍伐森林,就需要动用军队扫荡周边地区。

山上的矿洞虽然已经被废弃,不过那是针对于开采成本而言。一般来说当矿脉收益主要是按照矿石利润与开采成本来计算,当矿石产量不足以维持成本的时候,自然也就失去了开采价值。

换句话说,这些废弃矿洞里或许还会残留下一些剩余价值,雷霆要塞家大业大看不上这点残羹剩饭,但对于流亡者这些乞丐来说,未必不能填饱肚子。

当然这还只是初步的推断了猜想,具体情况如何,还要挑选一些专业人士到地下去勘探一番才能确定。另外哈里兰所说的那座地下陵墓,虽然已经经过要塞魔法师的清理,也有必要由她亲自确认一遍是否安全。毕竟在北境的那段日子里,少女见多了死灰复燃的实例。

然而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流亡者现在极度缺乏必要的生活资源。

砍伐树木、修建营地、挖掘矿石许多友也感到较为反感、熔炼金属……都需要相应的工具,而队伍当中几乎没有这方面的库存。想当初能够逃命就已经是万幸,除了食物和武器这样的必需品,谁会吃饱了撑的把这些无关紧要的玩意儿装车?

少女在离开伊斯塔伦的时候预见过这种局面,并且做过相应的准备,当时甚至把里尔镇搜刮一空。但是后来穿越褐土丘陵的时候,就被迫放弃了一部分生活物资,而在剑堡又遭受了重大的损失,基本上没有留下多少存货。

后来进入南方的一路上虽然也沿路收集,不过收拢的难民也在随之增加。那些临时收集上来的生活物资,分摊到难民手中和没有一样。

对此蒂雅娜只能寄期望于哈里兰所说的,来自于银锭堡的那些商人。虽然从表面上来看流亡者的这支队伍绝对是穷困潦倒,和要饭的乞丐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不过实际上在蒂雅娜这里,还留存着一笔可观的财富,也就是伊斯塔伦库房里最值钱的家底儿。这件事即使在流亡者上层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现在看来是到了使用的时候。

据说银锭堡的商人与雷霆要塞上层牵涉甚深,但具体情况就连哈里兰也不甚了解,当然也有可能是涉及到某些隐秘而不能开口。他们手上应该不会缺少生活物资,但蒂雅娜不确定他们是否会漫天要价。

贪得无厌是商人的天性,如何满足他们的胃口又不浪费自己的本钱也是一门学问,然而少女现在不料鸟未打着手头的工作已经是千头万绪,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和那些商人玩弄心眼儿。

她身边本来还有一位精于此道的专业人士,可惜那位专业人士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当中,无法给她提供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

几乎在同一时刻,埃尔从梦魇中醒来,脸上浮现起一层不正常的红晕,闷哼一声,从鼻孔中留下两道血迹。

他再一次潜入罗拉娜的灵魂意识层面,看到的却依然还是那一副流淌着岩浆之河的地狱景象。遮天蔽日的黑色荆棘丛林堵死了所有的去路,根本无法找到罗拉娜本人的身影。那位蔷薇公主殿下真是不愧魔神之名,仅仅是作为她力量投影的一枚种子,竟然就孕育着如此恐怖的力量,令埃尔束手无策。

努力睁开眼睛,就看到帕兰蒂和杰西卡互相大眼瞪小眼地瞪着对方,帕兰蒂是面无表情,而杰西卡是蛮不在乎,两个人谁也不肯示弱。

但卖场的SKU(Stock Keeping Unit单品数)高

从杰西卡来到埃尔身边之后,两个人似乎就开始彼此针对。本来白狮子和凯末尔就是积怨已久的老冤家,现在又添加上了某些个人的因素,比如性格和身材的强烈对比,又比如个人感情……总之两个人发展到现在已经是势同水火。

“我再重复一遍,在将军醒来之前,你必须和他保持距离!”帕兰蒂瞪着杰西卡,恶狠狠地说道。

“小孩子少管大人的闲事儿。”脱离埃尔视线的杰西卡立刻就暴露出了恶魔的本质,言语行动之中都散发着恶魔的顽劣性格。她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动作,用双手抱住手臂,就将胸部挤压得越发波涛汹涌,在帕兰蒂的眼前晃来晃去,引得小狮子怒发冲冠。

“贱女人!收起你下流的胸部!”帕兰蒂咬牙切齿地说道。

“可怜的孩子,不要羡慕嫉妒,你现在还小,以后还是有希望的。”杰西卡斜着眼睛轻声笑道:“你不知道么?只要是男人啊,都会喜欢咱这种胸部。你又不是瞎子,没看到有多少男人都在偷看咱的胸部吗?就连将军大人啊,跟我说话的时候眼睛也要瞄着我的胸部啊!”

“无耻!你这个贱女人,怎么能说出这种厚颜无耻的话!”提起胸部的话题,永远都是帕兰蒂的致命软肋。以前身处在军营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考虑过少女的青春发育问题,甚至一度认为女人的胸部会成为作战的累赘,也曾想象过学习传说中的亚马逊战士那样,为了方便作战而进行割乳礼。

索性这种错误的认知没有一条道走到黑,在她还没有彻底变成女孩子之前就遇到了心动的对象,觉醒了自身的少女意识,开始注意自己的身材和打扮。而杰西卡的介入,更让帕兰蒂从心底里产生了危机感。

该死的胸部!帕兰蒂在心中暗自腹诽,从女人的角度她当然知道杰西卡说的没错,虽然是歪理,但不可否认这家伙从头到脚都充满了该死的女人味儿,这一路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士兵的眼球。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用这两团赘肉来勾引埃尔!

如果是蒂雅娜和罗拉娜也就罢了,少女在心底里对于那两位可以独当一面的姐姐,一直抱有美好的憧憬。如果是她们和埃尔产生感情,少女只会在心中泛酸,然后偷偷送上祝福。

但这个一无是处的大胸部****,绝对不行!

“不要再演戏了,你以为将军看不穿你的那些拙劣的演技吗?”炸毛的小狮子呲着牙低声咆哮道。

“俗话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大家都活得这么辛苦,谁不是在演戏呢?”对于帕兰蒂的职责,杰西卡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她把玩着火红的发梢,轻笑道:“难得遇到一个看顺眼的男人,咱当然要牢牢抓住,难不成还留给别的女人糟蹋?我就是看上了这个男人,目的就是这么单纯,你以为他不明白吗?他一个男人有什么不明白的?连送上门的美女都不肯接受,那要么是他身体有问题,要么就是心理有……”

“我的身心问题用不着你来操心。”

眼看着杰西卡越说越不像话,帕兰蒂的脸蛋已经一片滚烫,埃尔忍不住咳嗽一声开口说道。

结果他这一句话,反倒把杰西卡吓得打了个冷战,把剩下的话都憋了回去。

“啊哈哈,将军大人您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我只是在和帕兰蒂妹妹开玩笑而已。”杰西卡偷偷抹掉冷汗,干笑着解释道。

“从你开始炫耀胸部的时候……说实话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含蓄一点的妹子。”

埃尔站起身,不着痕迹地擦了擦嘴唇上的鼻血,走到尴尬的少女面前,低声问道:“杰西卡小姐,罗拉娜身体里的蔷薇种子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现在越来越严重了?”

“您的语气似乎是在怀疑我做了什么手脚?”感觉到埃尔眼神中的异样,杰西卡收敛起笑容,微皱起眉头反问道。

“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你,但是我现在别无选择。”埃尔沉声说道:“我还记得你当初的要求,现在我答应了,只要你能让罗拉娜苏醒过来。”

“真是羡慕那位睡美人小姐呢。”杰西卡无奈地叹了口气,冷哼一声说道:“当初我提那个条件的时候你没有接受,现在想要答应哪有那么简单,我要加码!”

...

昆明男科治疗哪家好
新生儿能用丁桂儿脐贴吗
福州治疗男科不孕不育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