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官场风云第章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6日

官场风云 288.第288章

房间里的沉默气氛持续了好一阵,最终陈兴率先打破了沉默,“吴校长是怎么来京城的?乘坐飞机来的?”

“不是,坐车来的,中途转了好几次车,要是坐飞机,恐怕早就被警方拦下了。”吴谷波笑着摇头,“警方都怀疑我了推动更多中国机械大企业向世界级大企业升级。,要是还让我自由活动,那他们不担心我出逃才怪。”

“那你这样做,就不怕警方认定你是潜逃吗?”陈兴凝视着吴谷波,果不其然,东江警方既然已经怀疑吴谷波是最大嫌疑人,就算因为吴谷波是东大校长,厅级干部的身份而谨慎的没有立即采取行动,那也不可能一点措施都没有,最起码的监视居住总会有的,岂能让吴谷波想去哪就去哪,如此说来,吴谷波到京城来是避开了东江警方的耳目,能够安然到京城来,看来也是费了不少心思。

“随警方的人怎么想的,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也不再差一条畏罪潜逃的罪名了,陈司长您说不是。”吴谷波很是随意的笑着,仿若说的不是他自己,“不过我想东江警方的人估计也快追过来了,我昨天离开的东州市,下午要到京城的时候主动给东江警方打了个,告诉他们我在京城,办点事就回去,想来警方的人是不会相信我的话,怕是会派人到京城来。”

“吴校长到京城来仅仅是为了跟我这么一句对不起?”陈兴看了吴谷波一眼。

“不错,这件事中,我最对不起的就是陈司长,不当面向陈司长您道歉,我就算是进了监狱,也不会安心。”吴谷波点着头,这件事失败了,吴谷波并非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成王败寇,既然没成功,吴谷波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奈何心里总归有所不甘,悲凉道,“我本不欲伤人,奈何这世道逼我伤人,好人难做,清官难当,这就是一个逼良为娼的社会。”

陈兴没有说话,注视着吴谷波,久久无语!他感受到的是吴谷波一个大学校长,享受着正厅级待遇的干部发自内心的无助和苍凉。

要说陈兴此刻是什么样的感觉,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振聋发聩!负的说一句:现有的市场环境下或许没有人比吴谷波说这句话更让陈兴感到震动,吴谷波身为体制内的一员,又是厅级干部,可以说,他本身就是当权者中的一员,是既得利益者,享受着各种普通民众所没有的特权待遇,但就连他都说出了这样的话,同样身在体制的陈兴所受到的触动和悲凉比谁都深刻。

“如果我的受伤,已经让你达到了目的,我想我这一枪挨得还算值得。”良久,陈兴才缓缓的说道,此时此刻,他对吴谷波真的提不起半点憎恨,复杂的心境下,或许反而还有对吴谷波的几分佩服,除了是一校之长,吴谷波更是一名教书育人的学者,他自己还带着研究生,是博士生导师,这样一个学者敢干出这种事,正应了吴谷波自己所说,这是一个逼良为娼的社会,好人难做,好官难当。

吴谷波抬头看了陈兴一眼,脸色的笑容多少有些欣慰,“陈司长不恨我,我很高兴,哪怕就是再被安上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我来京城这一趟也值了。”

“其实你没必要亲自过来,你如果打给我,跟我说这个事实,我依然会选择相信你的话。”陈兴同吴谷波对视着,“其实我更愿意相信吴校长现在说的是假话,是逼不得已,被人陷害的,如果真是那样,我愿意和吴校长一块面对强权。”

“呵,感谢陈司长您把我想象的那么善良,不过事实就是事实,枪击案的确是我幕后主使的,没有任何人逼迫我,也不是别人栽赃嫁祸到我头上,相反,是我想嫁祸到秦守正头上,说起来,我在痛斥这个社会黑暗的同时,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吴谷波说完,又是自嘲的笑着,“天下乌鸦一般黑呐,我也是其中一员,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因为车祸意外而死的那个学生,也是我始料未及的,又是一个年轻的生命,还没看到享作者:李文蕊受到美好的未来,就这样去了,如果可以,我恨不得亲自把秦守正枪毙了。”

吴谷波情绪有些激动,这是他坐下来和陈兴对话到现在,第一次出现了大的情绪起伏,他那天下午的计划只是想将陈兴的注意力引到秦守正身上,谁知道秦守正会开车狂奔,再次撞死了一个学生,这是吴谷波意料之外的事情,尽管表面上从来没表露过什么,但吴谷波内心深处却是一直深深自责。

陈兴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一个矛盾的人,他或许想做点好事,但他同样会不择手段的去达到自己的目的,由此及彼,似曾相识的感觉在陈兴心头浮动着,他,好像也是这么一个人!是好人?是坏人?

短暂的激动过后,吴谷波自己冷静了下来,“陈司长,如果我进去之后,秦建辉仍然坐在党委书记的位置上,我希望陈司长能够将这样的人揪下来,要不然,就是学校的悲哀,教书育人的地方,不应该由这样一个败类来领导。”

“东大是地方高校,党委书记的任命是东江省委决定的,我一个人,或许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陈兴看着吴谷波,“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秦建辉就算是自身没有违法乱纪的行为,但他包庇儿子,无视学生生命,这样的作为也已经不再适合担任现在的职务,我相信东江省省委会重视这个事实。”

“不错,这次的事情是闹得够大,我也很愿意去相信省委会秉公处理,但就怕有些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包庇纵容自己的亲人。”吴谷波捏紧了拳头,恨恨不平,“到时候如果仅仅只是一个警告处分,那对秦建辉能有什么用,还有他那连畜生都不如的儿子秦守正,就算他会受到法律的判罚,但如果只是从轻审判,那死去的学生九泉之下怎么能够瞑目。”

“如果真有那样的情况的出现,我一定尽自己的能力去让那些该得到法律制裁的人受到应有的审判。”陈兴郑重的望着吴谷波,这是他对吴谷波的承诺,几条学生的生命换不来法律的一个公正判决,哪怕是陈兴,也会感到深深的悲哀,像秦守正这样,就算是判他一个死刑都不为过,至于秦建辉,他知道吴谷波担心什么,秦建辉的大哥毕竟是省委副书记,而犯罪的只是秦建辉的儿子,秦建辉这个当父亲的尽管有包庇纵容的行为,但只因为包庇纵容,是否真的能处理得了一个正厅级的党委书记?还只是一个党内警告处分就蒙混过关?后者发生的可能性更大,但陈兴决不允许那样的情况出现。

“好,有陈司长这句话,我就算是进了监狱,也安心了。”吴谷波第一次开心的笑了起来,“我来京城这一趟,算是值了,就算是被多加一条畏罪潜逃的罪名,我也心甘情愿。”

“吴校长觉得来京城这一趟值了,我却为你不值,其实你本可以不用这么做的,你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最后是达到目的了,但把你自己也连累了。”陈兴看着吴谷波,“那天去学生宿舍的时候,出现在抽屉里的那张小纸条应该也跟吴校长有关系吧?”

“不错,那张小纸条是我让人放进去的,学校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不惯秦家父子的行为,还有其他老师,他们同样愿意冒着得罪秦家父子的风险去做这事。”吴谷波点头道。

“难怪,我当时就猜测学校里肯定有一股力量在暗中推动事态的发展,没想到会是吴校长。”陈兴总算是解决了心里的一个疑问。

“只可惜,我还是斗不过秦家父子,绝对的权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这句话一点不假。”吴谷波心灰意冷的说着,“如果受伤的不是陈司长,而是换成另外一个副司长,或许这事直接在东江省被压下去都有可能。”

陈兴没有说话,吴谷波说的这种可能性,陈兴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但假若他没有张家后面这层关系,张国中又亲自过来,枪击案发生的那天,东江省省委书记段国荣也不会当着张国中的面被逼得表态要严查此事。

“好了,该说的也说了,我也该离开了。”吴谷波很是洒脱的站了起来,此行回去,面对的是牢狱之灾,吴谷波似乎看得很开。

见吴谷波就要离开,陈兴下意识的就要张嘴挽留,却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他挽留吴谷波又能干嘛?帮对方开脱,免于法律的判罚?他还没那个本事,也没法那样做,看着吴谷波起身,仿若就是在见对方最后一面,陈兴心情沉重,现实总是残酷的,好人不见得会有好报,坏人,或许还能获得逍遥,这是一个病态的社会。

西安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呼和浩特好医院男科
安阳白癜风诊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