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三国神斗第九十八章付出才有回报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5日

三国神斗 第九十八章 付出才有回报

“我们是不是等到晚上进去更好一些?”

这句话的意思很不清楚,听起来更像是一句玩笑话。赵广原本也只是开玩笑,不过却是想试探一下对方。

左琴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凑到了赵广身边,小声説道:“这里真的有鬼吗?”

她小心的朝着阶梯下方看了看,又急忙缩了回来,显得十分害怕。

此时左慈已经走到了下面,不见了踪影。漆黑的阶梯之下,传来一句淡淡的声音:“让你们跟紧些,可别跟丢了。”

赵广见状不由抖了抖眉,轻叹一声,只能跟着下去。左琴急忙挽住他的胳膊,似乎一放开就会有奇怪的东西出现。

石梯并不是很窄,两人并行也没有什么问题。赵广没有説什么,就这么带着左琴走了下去。

随着两人走下去,石砖再次变动,很快入口就消失不见。

后方的光芒消失之后,下面暗淡的光芒便显得明亮了些。这是一个阶梯走廊,走廊两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颗夜明珠,所以并不是一片黑暗。

赵广又多了一个疑惑,照理説到了现在,秦始皇陵应该已经被盗过几次了,为什么这里的夜明珠还在呢?

这条走廊不是笔直的,也不知≮⊙,..道转了几个弯后,两人终于再次见到了左慈。赵广大概算了一下,这段走廊是旋转式,也就是説现在差不多是在入口正下方,距离地面大概虽然站被封后可以解封有十多米。

他不知道左慈来这里到底是想干嘛,然而却记得对方説过,这里和自己脑海里的北斗七星有联系,便不由将星辉扩散出去,想要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然而结果却是意料之外,他的星辉到了这里好像失去了作用,连旁边的墙壁都无法穿过。这里的墙壁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普通的石砖而已。

所以他不由伸出手去,落在石砖之上。顿时一阵清凉感顺着手臂传遍全身,这里的石砖竟是如同冰块一般。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毕竟这里已经深入地下十多米。长年累月下来,自然十分冰凉。

他收回手,看向左慈,“接下来呢?”

几人现在在阶梯的尽头,前方有一扇石门。石门上没有任何图案,只是显得有些厚重。

左慈微微一笑,在石门上轻轻一拍,那扇石门便动了起来。

石门那边,是一片黑暗。真正的黑暗,没有任何光芒。

“走吧。”左慈走过石门,从旁边取出一个火把diǎn燃,周围便再次亮了起来。赵广两人急忙跟上,这个时候不敢再开玩笑。

火把的光亮之下,可以大概看清这是一个石殿。地上散落着一些器皿,那些盛放器皿的架子上却空无一物。

显然这里是被洗劫过。

轰!

身后的石门再次合上,赵广不由回过头去,心中不由一惊。身后的墙壁平整一片,哪里还有门的影子。

不过这样他反而才觉得合理,显然刚才的通道只有左慈知道,那些盗墓者从来不曾走过,所以通道之中的夜明珠才保存下来。

左慈没有説话,径直迈开脚步,朝着殿门而去。

整个秦始皇陵耗费了近四十年时间修建,底边周长近两千米,何其58分钟的那次势在必进的进球几乎让他们绝杀西班牙巨大。如果没有左慈领路,赵广肯定会迷路。

三人在陵墓之中穿梭,经过数十个宫殿,却没有任何心思去参观。赵广对于考古并没有多大兴趣,至于左琴,现在只希望不要出现奇怪的东西,哪里还敢主动去找。

大约又深入地下数十米,空气微微有些稀薄,甚至带着淡淡的发霉味道。赵广目光不停的四下观望,发现这里的尸骨比之其他地方要明显多一些。

这似乎是一个预示,预示着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

然而总的来説,这个宫殿和别的宫殿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在赵广想来,除了秦始皇的灵棺所在,其他宫殿应该都差不多。

一路走来,他都没有发现秦始皇的灵棺,显然这里也没有。

左慈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显得有些悠闲,“走了这么远,先休息会儿。”

……

午后的阳光已经稍稍减弱了些,然而却是到了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一辆马车出了长安,跟着左慈三人的步伐,朝着骊山赶去。

马车上面坐着两个人,一个中年和一个少年。

少年的脸色不太好看,显得十分苍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原因,汗珠不停的滴落下来。

司马懿看着少年的样子,心中不由隐隐作痛。

“昭儿,再坚持下就到了。”

“父亲,孩儿没事。”司马昭低声回道,却是又剧烈咳嗽起来。

每次咳嗽,都伴随着鲜血,看起来有些恐怖慑人。

“静心凝神。”司马懿轻轻拍了拍少年的后背,淡淡的气息将少年包裹。

司马昭这才觉得舒缓了些,却是不敢再引动情绪,只能一脸平淡的説了句谢谢。

他看了看马车外面不断后移的树木,淡淡的説道:“父亲,那个地方危险吗?”

世间很多事都是公平的,没有付出,就不会有收获。换句话説,想要有回报,就应该要付出。

两人的目的很明确,是为了给司马昭治病。这份回报无疑是巨大的,那意味着付出肯定也是巨大的。

所以司马昭不由有些担心起来,这一趟,或许危机重重。即便他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却似乎已经预见了刀山火海。

司马懿也看向窗外,即便他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但是却依旧没有十足的把握。然而为了司马昭,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也许错过这一次,便再也没有机会。

今年司马昭九岁,剩下的日子,不到一年。

“昭儿,你害怕吗?”

窗外刮起了风,马车逆风,速度变得慢了些,而风则显得更加喧嚣。

司马昭收回视线,看了看司马懿,一脸淡然。

“有父亲在,孩儿就不怕。”

他説得很平淡,因为他的身体不允许他有过多的情绪波动。然而实际上,他的心里却依旧害怕,害怕司马懿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

这样,不值得。

苏州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海口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