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p初夏的夜晚宁静而安逸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6日

初夏的夜晚宁静而安逸,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马路上的车静静的驶过,天上的星星眨稚嫩的眼,远处的灯火渐明渐暗,风吹的很轻,吹醒我淡淡的酒意。

生平第一次喝酒,第一次这么放纵自己,抬起头,眼前又浮现起他的样子,他的美,他的笑,他的一言一语,多少次幸福的呼喊着他的名字,陶醉的向别人炫耀着我们的故事……

泪水不争气的划过眼角,如同星夜中划过的一丝绚烂,转瞬即逝的美丽……

难忘,第一次与他的相遇:那天刚下过雨,到处都阴凉凉的感觉。我踩着雨水,只穿了一条米白色的裙子,踏入了一所北方高中。自小生活在南方城市的我坐在窗口,风逗趣似的从我身边游走,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看着讲台上肥头大耳的老师边讲课边摇着扇子,我尴尬的笑了笑,坐在我前排的男生转过头,露出洁白的牙齿,阳光般的笑了笑:“你好,我叫韩远。”我抬起头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极了苏苏。我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叫叶舒。”

“不愧是江南来的女孩,名字都像是水做的。呵呵……”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moment(此时):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和他聊天,大概是他的那双眼睛像极了苏苏吧。

苏苏是我在南方认识的一个男孩子。他爱笑,白嫩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我们曾一起划船,一起看日出,相依相靠,我曾问他:“你会爱我在几时?”

他笑着牵过我的手,在我的手心里写下一个单词:moment。

我抬起头,看着他那双充满爱意的眼神,我点点头,但心里却莫名的遗憾。

lifetime(此生):

”早上好。”我用生硬的北方地方语言向韩远打招呼。为了这句早上好,我练了好久。

“好。”他微微一怔,但又很快恢复了笑容,看得出他很开心。

天气逐渐变冷,我静静地趴在桌子上,风不是很大,但对我来说已经很冷了。他坐在我旁边牵起我的手,一股温暖迅速包围了我,我没有看他,只是盯着窗户。我知道,那刻,我的脸一定很红,我的心正在碰碰直跳。

就这样,我们渐渐相恋了。

一次,我问他:“你会爱我在几时?”他笑了,他轻轻的在我的手心写下了一个单词:lifetime。我笑了,我爱这个答案。

追随:

日子过得真快,春去秋来,转眼间离高考仅差两个月了,我们都投入了紧张的复习中。[NextPage]

一次突然的车祸,我发疯似的奔向医院,看到脚上缠着厚厚绷带的韩远,我拉着他的手,泪止不住的流,他抚着我的头:“傻丫头,我没事,我还要爱你一辈子呢。”

每天跑去医院照顾他,帮助他补习功课在去上课,一天天的让我劳累不堪,两个月后,扶他走进考场,我匆匆跑进考场,看着试题,我昏了过去。

成绩出来的那天,他笑着跑到我面前告诉我,他考上了他最期盼的一类大学。

我苦涩的笑了,每天的劳累,让我考试那天昏了过去,只考了一所三类大学。

开学那天,韩远送我到学校,但似乎少了一份亲昵。

就这样,我们相隔在两个城市。

在这个学校我遇到了苏苏,他还是那样活泼,我笑了笑:“怎么你也考上了这所大学啊?”

他说:“我,我……”看着他尴尬的表情,我笑了,他成绩很好,估计也是发挥失常吧。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和韩远的关系也越来越迷糊。

今天,他来找我了,表情漠然,我的心里明白,爱不在了,心最晓得。

“叶儿,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尽管泪在眼圈里打转,可我坚强的握紧了拳头,那双印有lifetime的手,莫名的痛。

“对不起,我爱上了另一个女孩,分开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对你,只有感激之情,何况你现在的学校,我们……”

“好吧。”我没有哀求他,他此生的承诺仅是如此。为什么他不想想,我之所以上这种烂学校是因为谁,但我什么也没说,承诺尚且如此。

我转过身,想走,苏苏竟跑了来,他拉住我的手,一拳打了上去。

韩远没有避闪,他擦着嘴角的血:“这是我欠叶儿的,你打吧,我不会还手。”

“好,我就打你,你让叶儿多伤心,你知道吗?”苏苏愤怒的吼叫着。

“你爱叶儿?”韩远看着苏苏。

“是的,我爱她,为了她,我可以来这所学校。”

我猛地一怔,推开苏苏,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我不要让他们看到我的眼泪,我要留下最后的骄傲来维护我的自尊。

跑得真的好累,夜晚的星空还是那样美,微微的酒意,我打电话把苏苏叫了来。[NextPage]

“叶儿,你跑哪去了?我找你……”苏苏急切的走过来。

我伸出手,抱住了他,泪水流在他胸口,滴在那双有moment的手上。

他的双手搂住了我的肩膀,低下头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道:“lifetime keeps watch。”(一生的守候)

我抬起头,看着初夏的夜晚,静静的享受着这份浪漫。

爱,有时就是这样,此时,此生,哪个更真呢?

  (编辑:李明达)

孕妇小腿抽筋吃什么好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
老年性关节炎怎么治疗好